第2187章 小侯爷(十七)影响力(下)

大明元辅 云无风 1709 字 5天前

三房说完,该说五房了——不是漏了四房,是因为这房的伯父高操离世太早,不仅没有留下子嗣,甚至都不曾婚娶,因此也就没有子侄辈过继到这一房。

高务实的五房伯父叫高才,字德卿,号梅庵。他二十五岁时考中举人,但自问没有会试高中的能力,因此也就不图文官仕途了,主动去补了个都督府的缺,从此在都督府做事。

这位五伯官运一般,只做到都督府经历,诰封奉政大夫。他的官场经历无甚好说,辞官回乡倒算是比较早的。不过,他回到新郑之后倒是做了一件惠及乡梓的大好事。

新郑这地方被称为六省孔道,但周边驿递遥远,新郑当地人出行十分不便。于是高才出面,拉着一大帮跟高家有关系的官员一同上疏,最后说动皇帝重新启用了郭店驿站。

这个驿站老早就存在,但后来朝廷穷困,就把这驿站给裁撤掉了。现在因为高才领头具奏而终于恢复,不仅新郑当地人,就是临县临府的人都很感谢他。

这就看出“世宦之家”的人脉有多厉害了。他高才自己在官场混得可不怎么样,如果全靠他自己的面子,哪有那许多官员一同造势,根本掀不起半点水花?可是他高才虽然混得一般,但“新郑高氏”的名头却是完全足够的。

论他的祖、父辈,其祖高魁做到过工部郎中,乃是新郑高氏的起点,虽然这个起点不算很高,但已经是正经的京官了,让他的后代有了“文臣之后”的身份……这就不是普通百姓出身啦。

到了父亲高尚贤这一辈,高家正式起飞。高尚贤正德五年拿了河南解元,正德十二年拿了殿试二甲第十四名,馆选入翰林院为庶吉士。庶吉士散馆后,初授工部主事,改礼部仪制司主事、精膳司员外郎。

嘉靖年间,他历任山东按察司佥事、陕西按察司佥事、光禄寺少卿等官,无论地方官还是京官都做过。高家人脉之广,由此而起。

当然,高才能号召这么多人恢复一个早已被裁撤的驿站除了祖、父余荫,更关键的还是当时高拱已经是裕王的老师,而裕王是有机会成为天子的,众官就算不看高才乃至他祖、父的面子,至少也得给高拱一点面子,这事自然也就成了。

官场嘛,锦上添花的事大家都是最乐意做不过了,甚至志向远大一点的连雪中送炭的事都做得乐此不疲——没准哪天对方时来运转,你这冷灶不就烧对路了吗?

什么叫官官相护,为什么官官会相护?因为现实需要啊!大明朝的文官虽然通常很难丢命,但被撸掉却也不奇怪,然而撸掉之后某天又被起复的,那也司空见惯。所以,大家都要根据这种官场环境锻炼出一些手段来,但凡没什么深仇大恨的,能拉人家一把就拉一把,没准若干年后就轮到他或者他的后人来拉你一把了呢!

话说回来,五房这位伯父本人没有多大的官场建树,儿辈也是单传——就一个高务本,官也只做到锦衣卫镇抚司这一级。但是高务本是个老实人,认认真真帮高务实守着锦衣卫多年,后来高务实又因为皇帝的暗示而让高务本辞官不做,高务本也立刻照办。这样一来,高务实就觉得亏欠这位堂兄甚多,因此对高务本的儿子们很是关照。

重点来了,高才只有高务本一个儿子,但高务本居然生了十个!但是很可惜,最终活到长大成人的居然只有两个:次子高杞和十子高樟。这导致高务实前期给他们这一房几个侄儿的培养都白费了心——比如长得稍大一点的老三高杓、老五高椿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