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4章

望门娇媳 希昀 44719 字 3个月前

落了一夜的雪渐渐化去,窗明几净,本该是最明媚的朝晨,御书房的空气却在这一瞬凝固,好长一会无人做声。

章老爷子这话无异于一道惊雷,将殿内祥和欢愉的气氛轰了粉碎。

皇帝第一反应恼怒非常,这老爷子也?忒没眼力劲了些,这么一大家子好不容易脱离苦海,大功造成?,他竟要撺掇着儿媳妇和离,皇帝脸色有?些难看。

可很快,目光在对?上那双布满悲伤,恐惧,如惊弓之鸟余悸深深的眸子,皇帝心里的恼怒悄然而散。

老爷子这三十年过得如履薄冰,命悬一线,他面上每一条血痕无不?彰显着这一路来的困苦艰难,云栖是他一手养大,他盼望着外?孙女过平安日子,无可厚非。

而皇宫比起寻常百姓家,纷争自然是不?可避免。

皇帝正琢磨着如何给老爷子一个?交代,这时,有?人起身迈开一步。

他朝那人看去。

荀允和沉默地来到徐云栖身侧,好巧不?巧挡在了裴沐珩与徐云栖之间。

他拱袖开口?,“身为内阁首辅,臣有?必要提醒陛下,太子妃殿下的身份着实可能掀起悍然大波,眼下陛下登基只有?三日,朝臣忙着国葬与登基一事,无暇他顾,待局势稳定?,礼部翰林院与都察院的御史,均会盯着此处不?放,这些人是大晋朝廷之喉舌,您堵得住这悠悠之口?吗?”

“其二,身为父亲,臣也?认为,云栖不?适合留在皇宫。”

随后他看向身侧的女儿?,“云栖,你说呢?”

这时,跪着的老爷子也?轻轻扯了扯外?孙女的袖子,温声道,

“孩子,过来,给陛下磕个?头,谢陛下宽厚之恩。”

徐云栖被他扯得一晃,眼底那抹怔忡也?随之被抖落。

是啊,这里可不?是熙王府,而是皇宫。

徐云栖生长在乡野,对?于皇宫的认知与敬畏是有?限的,直到这几日,亲身经历了皇室权利倾轧,置身刀山火海,亲眼看到同室操戈下那血雨腥风……心底何尝没有?生出几分茫然和困顿。

怕吗,多少有?一些。

只是这些顾虑和迟疑,终究被半夜那具温暖结实的身子给暖化?,给驱逐。

而眼下听到老爷子这番话后,她不?得不?面对?一个?现实。

她会是裴沐珩想要的皇后吗?

更确切地说,她会是百官想要的太子妃吗?

答案毋庸置疑。

如果没有?先?皇那场赐婚,裴沐珩无论如何都不?会娶她。

兜兜转转,他们又回到了原点。

他因?承诺与责任,慢慢衍生出一些爱意,与她磕磕绊绊到而今,再往后兴许还要为了她与整个?朝廷为敌。

太为难他了。

先?皇驾崩了,那层压在裴沐珩脊梁上的桎梏已被解除。

他可不?必再履行?那场婚约,他可以?有?更好的选择。

理智驱使着徐云栖缓缓折下膝盖,慢慢跪了下去,她头额点地,轻声道,

“请陛下成?全。”

裴沐珩脑子里轰了一下,深邃的瞳仁暗如凝渊,怒火慢慢聚在眉心拧成?一股厉芒,他憋着一肚子火无处发泄,脸色红一阵青一阵,到最后听到那句“请陛下成?全”,所有?的恼怒与郁碎又均化?作慌乱。

说什么?寻到外?祖父就安安生生跟他生个?孩子,她就盼着能逃离这场婚姻吧。

她总是这么?潇洒不?羁,说转身就能转身。

她总是这般从容自如,从不?肯将后背交给他。

他就知道,这一日终于还是来了。

皇帝见对?面三人态度如此一致,脸色彻底沉下来,他看向儿?子,

“珩儿??”

裴沐珩没有?反应,他孑然而立,冷白的俊脸从未像此刻这般,失魂落魄,惨无血色。

皇帝见儿?子脸上一点神?采也?没有?,始终一言不?发,不?知是他气狠了不?肯低头,还是另有?打算,事实上,换作过去,他还是熙王的身份,此刻必定?轻咳几声,插科打诨摆摆手,将人打发出去便成?了。

然而在其位谋其政,当他坐在这个?位置,就不?得不?认真审视这个?问题。

这个?从始至终横亘在徐云栖和裴沐珩之间最大的鸿沟。

历朝历代都没有?行?医的皇后,徐云栖已经一次又一次用实际行?动表明,她对?于此事毫不?让步,这么?一来,放她走?,长痛不?如短痛,着实是最恰当的选择。

但皇帝是个?重情重义?之人。

他实在不?忍放徐云栖离开。

斟酌再三,他开口?道,“此事朕会慎重考虑,老爷子先?下去歇着吧。”

皇帝与裴沐珩均没有?做任何挽留,这事在老爷子这里便是差不?多了。

他慢慢搭着徐云栖和银杏的胳膊起身,随后看了一眼徐云栖,徐云栖眉目始终低垂,浓密的鸦羽将她所有?情绪掩得严严实实,老爷子将她养大,还能不?知道外?甥女的习性,他轻轻拍了拍她手背,

“都会过去的……”

三十年的颠沛流离都过去了,仅仅一年多的夫妻之情又算得了什么?。

裴沐珩很快就会有?新欢入宫,而她也?将在江湖四野遇到更合适的人。

看透世?间沧桑,历经人心险恶的老爷子,实在没把这点事当回事。

祖孙三人一齐往后退了几步,随后转身出殿。

余光明明捕捉到了那一抹衣角,徐云栖却木着脸没做任何停留,既然已决定?离开,自然就该快刀斩乱麻,毫不?拖泥带水。

裴沐珩深深闭上眼,尖锐的喉结来回翻滚,喉咙里充斥着浓烈的血腥,又被他生生咽下去。

荀允和看了父子俩一眼,拱了拱衣袖转身追出去。

老爷子腿脚不?便,下奉天殿的台阶时走?得极慢,荀允和很快便追到三人身后,

“云栖……”

徐云栖脚步一顿,她听得这道嗓音,不?知为何人就晃了下,

荀允和叫停她后,赶忙绕至她跟前,看着她,“云栖呀。”

徐云栖肌肤白得近乎透明,那薄薄的血色似要溢出来,她毫无所知,一如既往露出笑容,“怎么?了?”

冬阳透过云层洒下一片绚烂的光芒,今日的阳光仿佛格外?刺眼,她这样想。

荀允和深望着女儿?,字字用力道,“云栖别怕,大胆往前走?,爹爹会替你善后。”

她第一次感受到了一份属于父亲的伟岸。

徐云栖虚白的笑容更加真切了几分,她用力点头,“好。”

随后荀允和就看着他们祖孙慢慢走?下这份不?该属于他们的殿台,他独自站了一会儿?,突然想起一事,忙唤住银杏,“银杏,记住将你家姑娘和老爷子送去荀府,明白吗?”

银杏遥遥朝他挥了挥手,“我晓得的,您放心吧。”

荀允和露出会心的笑容,待他再次转身入殿,就看到裴沐珩立在台矶之上,负手张望前方。

荀允和眼下摸不?清他是什么?打算,拾级而上来到他跟前,先?是拱袖行?了一礼,“太子殿下。”

大行?皇帝刚去,二人身上均是一身雪白的孝服,这身孝服却衬得裴沐珩面颊近乎透明一般的白。

他视线始终凝望着那道身影,即便模糊了,他也?能凭着记忆描绘出她纤细窈窕的模样。

“您一定?要拆散我们吗?”裴沐珩面无表情地说。

荀允和直截了当回道,“您应该明白,你们并不?合适,如果当初不?是陛下阴差阳错赐婚,殿下也?不?会娶她这样的女子。”

“不?要跟我说当初,不?要告诉我如果……”裴沐珩面色近乎冷酷无情,“已经发生了什么?便是什么?,没有?什么?假如和如果,现在她是我的妻,这是无可更改的事实,我喜欢她,要留她在身边,也?没有?人能阻止得了我。”

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,裴沐珩身上再也?没了过去那份斟酌与隐忍,骨子里与生俱来的霸气和独断显露无疑。

荀允和闻言唇角掀起一丝嘲讽,也?毫不?示弱,

“新朝初立,您好不?容易入主东宫,当以?政务为重。”

“而且殿下应该明白,我就算拼了命,也?要护她周全。”

裴沐珩慢慢转过身来看着他,眼神?没有?丝毫变化?,

“您也?是朝中的老人了,一个?前太子妃是什么?身份,什么?境遇,您不?清楚?您就不?怕有?朝一日我放不?下手,哪怕她成?了亲有?了孩子,我也?将之带回身边,您想过这些后果吗?被当朝皇帝虎视眈眈盯着,她能过安生日子?”

荀允和面上露出深意,“清予,我敢赌是因?为,你是个?比谁都明智冷静的主君,你是这天底下最适合继承皇位的人,你为此步步为营十几载,比谁都珍惜这来之不?易的成?果,在你心里,天下安定?,四海归一,百姓安居乐业,才是你最大的抱负。”

“至于女人……”荀允和不?无嘲讽地说,“你会缺吗?你对?云栖这点缺憾迟早会被更多不?一样的宫妃给填补。”

“你如果真的爱她,就该给她自由,让她过她想过的日子,你知道,与人争风吃醋这种事她不?擅长,她也?不?可能为你放弃什么?,眼下趁着还没孩子,你们之间没有?什么?束缚,各退一步,各自海阔天空。”

裴沐珩敏锐地从他这番话里抓到了症结所在。

“您觉得云栖会被取代?您对?我这么?没信心是吗?”

荀允和苦笑,“我也?是男人,我也?曾对?一个?女人心心念念,如今呢,我照样可以?放手让她离开,因?为我知道,这是最好的选择,我不?得不?告诉你,我也?不?得不?承认,我对?晴娘的执着远不?如云栖。而曾经,我也?许诺与她一生一世?一双人。”

荀允和说到这里,眼底是绵绵无尽的苦涩甚至是自嘲,

“清予,我不?是对?你没信心,我是对?时间没有?信心,我对?历朝历代三宫后院的皇室规制没有?信心。”

“只要有?一丝可能,作为父亲,我都想替她博一片广阔而无畏的将来。”

裴沐珩静静听他说完这些,慢慢颔首,“我明白了。”随后转身入内。

荀允和对?着他挺拔的背影无声施了一礼,掉头回了内阁。

裴沐珩这厢回到御书房,继续坐在案后批阅折子,皇帝刚应付完几位大臣,转身进来见裴沐珩心无旁骛忙公务,气得跺脚,

“喂,你媳妇都要跑了,你怎么?还有?心思批改奏折?你到底什么?打算?你方才为什么?一声不?吭?”

裴沐珩这个?时候已彻底冷静下来,章老爷子不?足为虑,荀允和的话却很有?分量,他的顾虑必须消除,而云栖呢……这场婚姻起源于被迫,起源于不?情不?愿,少了一分完美。

他要给她一份完美。

裴沐珩闭了闭眼,深吸一口?气道,“您下旨吧。”

扔下这话,他笔耕不?辍。

皇帝震惊了,这比方才老爷子提出和离还要震惊。

“你……你!”他身为当朝皇帝,要衡量徐云栖身份对?朝局造成?的影响尚还说得过去,结果儿?子比他还冷漠无情。

皇帝不?能接受了,急得跳脚,

“你小子别后悔!”

他不?相信儿?子就这么?放弃徐云栖。

*

老爷子三人不?紧不?慢出了宫,抵达东华门时,一柔秀的妇人立在一辆马车处,章老爷子看清那道身影,怔立住了。

章晴娘泪眼婆娑站在风口?,目光来来回回逡巡那个?寡瘦的老头,试图从他身上寻到往昔一丝熟悉的痕迹,可惜没有?,

她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对?着老爷子磕头,“爹爹!”

一旁的徐科也?跟着给老爷子下跪。

老爷子大约有?五六年没见到女儿?了,心底唏嘘许久,抚了抚眼角的泪,连忙上前伸出手,

“都起来,都起来……”

章晴娘二人迎着他上了马车,银杏跟着侍卫在外?头赶车,徐云栖陪坐一侧。

章晴娘抱着父亲的胳膊一遍遍问事情经过,老爷子打算让徐云栖来应付,怎料徐云栖靠着车壁脸色有?些倦怠,老爷子便避重就轻敷衍几句。

这样的画面,章晴娘已不?陌生,过去他们爷孙俩也?是这般,总总没几句真话给她。

章晴娘拭了拭泪痕,最后道,“过去的事都过去了,爹爹跟我回徐府,往后就跟着女儿?过日子,别再东奔西跑了。”

徐科也?连忙应声,“对?的对?的,也?给我们孝敬您的机会。”

章老爷子意味深长看着他们二人,笑道,“不?必了,我与云栖已打算离开京城。”

章晴娘震惊了,她眼风扫向徐云栖,“栖儿?,你打算离开京城?那太子怎么?办?”

徐云栖笑道,“我的事您别担心,我心里有?数的。”

章晴娘不?再多言,当着徐科的面她也?没有?深问,想必徐云栖这么?做,也?有?荀允和的意思,既然荀允和插手,她就不?担心了。

章老爷子没有?跟着章晴娘回徐家,也?没有?去荀府,他与徐云栖一般,最后选择的落脚地,是让他最为自在的城阳医馆。

也?不?知为何,明明是个?外?人,无论是章老爷子还是徐云栖,对?着胡掌柜的却比其他任何人还要熟稔自然。

医馆是十几年背井离乡刻在骨子里的归属。

章晴娘知道自己奈何不?了父亲,泣不?成?声,“女儿?不?孝,女儿?对?不?住您。”

章老爷子舒舒服服坐在医馆二楼的太师椅,浑不?在意道,“傻孩子,没有?你就没有?云栖,有?这么?好的外?孙女承欢膝下是你对?我最大的孝顺,你过得好,我们爷俩就放心了。”

瞧瞧,永远是这一句话。

章晴娘心情复杂看着父亲和女儿?,二人一人坐一边,一模一样的神?态,如出一辙的语气。

是她永远介入不?了的默契。

章老爷子和徐云栖一般,凡事只看到旁人好的一面,不?会对?对?方有?过多的期待。

章晴娘咬牙问,“你们什么?时候走??”

章老爷子看一眼徐云栖,“等宫里旨意下来就走?,估摸就是这几日吧。”

章晴娘捂着嘴哭出声来,老爷子又是一番安慰,好在这样的场景对?于彼此来说已经司空见惯,章晴娘很快又稳住了,跟着徐科回了徐府。

银杏收拾屋子去了,老爷子被胡掌柜请去楼下喝茶叙旧,徐云栖独自一人坐在窗边,有?小药童递一杯茶给她,她接在手中,烫而不?自知,窗外?人潮汹涌,有?人抱着孩子在买冰糖葫芦,有?人挑着货担走?门串户,还有?人唱着不?知名的山歌在街上游荡。

她五内空空。

思绪被一种莫名的酸楚侵占,她这是怎么?了?

这才离开多久,就不?适应了吗?

到底是同床共枕一年多,一时难以?接受也?寻常,她这样跟自己说。

就在这时,两位女药童扶着一妇人上了楼来,“徐娘子,这里有?位婶婶腹痛三日了,您给她瞧瞧。”

徐云栖愣了愣,僵硬地转过身来,看着那妇人神?色痛苦地**着,迟疑地应了一声,“欸,我就这来……”

刚站起身,那头银杏从西屋迈出来,接过话,“姑娘歇着吧,我去帮忙便是。”银杏与她一起长大,何时见徐云栖魂不?守舍过,明白她心里难过,

她将一块热帕子递给徐云栖,徐云栖木木地接过,看着银杏代替她进入雅间。

明明上回哭哭嘤嘤的那个?人是银杏,明明上回她毫不?犹豫一丝不?苟地投入了诊治中。

徐云栖纤指摁着头额,望着窗外?沉默良久。

这一刻,她突然觉得自己像是一个?背叛者。

他一定?很难过吧,也?一定?会恨她吧。

罢了,很快就会有?新的妃子入宫,他对?她这点情愫也?终将淹没在那一声声娇吟燕语中。

老爷子上来歇息,瞧见徐云栖独自坐在窗下发呆,他走?过去,轻轻拍了拍她肩,以?一副过来人的口?吻道,

“起先?会有?些难,过一段时日就好了。”

徐云栖回眸朝他露出个?笑容,“孙女明白的。”

她从不?叫人操心。

老爷子看着她眼底微闪的泪光,点了点头。

是夜,荀允和忙完公火急火燎回府,打算亲自给女儿?做上几个?小菜,哪知管家告诉他,徐云栖压根没回来,荀允和气得两眼发黑,拔腿上马就往城阳医馆赶,一进大厅,听得楼上传来老爷子笑声便沉着脸蹭蹭上楼。

他在角落里发现了徐云栖,

“云栖,你怎么?不?回家?”他走?过去问她,

徐云栖慢慢站起身。

老爷子见状挥挥手,示意胡掌柜等人下去,待无关人等离开,他方慢悠悠坐下来,与荀允和道,

“晴娘跟你分开了,我以?什么?身份去荀府住?荀羽呀,你让我和云栖自自在在过日子比什么?都强。”

荀允和一想到女儿?即将离京,何尝舍得,他没有?理会老爷子,而是拉着徐云栖一块坐下,握着她温软的手腕不?舍得放,

“囡囡,你先?回荆州,爹爹方才已着人回去置办院子,你们就在荆州开一家医馆,待爹爹将京城诸事安排妥当,就回来陪你。”

老爷子在一旁听了登时愣神?,“你这内阁首辅不?做了?”

荀允和看着女儿?回道,“不?做了,我这辈子都不?想再跟囡囡分开。”

他要亲自给她送嫁,护着她一生。

徐云栖默默看着他,鼻尖发酸。

那头的章老爷子听了反而满嘴嘲讽,“你早想明白不?就没事了吗,你若是肯听我的,安安分分在江陵当个?教书先?生,现在你跟晴娘怕是生了一箩筐孩子,云栖也?不?必跟着我风吹雨淋的。”

荀允和听了这话,呆了呆,竟是罕见没有?驳他。

可惜人不?经历困苦就不?能明白,平平淡淡守望一生才是世?间最大的幸福。

荀允和留下两个?人手护送徐云栖回荆州,临走?时告诉她,

“陛下的旨意大概明日就会下来。”

徐云栖“哦”了一声,什么?都没说。

这一夜又送来两个?重症患者,徐云栖终是打起精神?应对?,忙到半夜,就这么?浑浑噩噩睡下了,翌日清晨是医馆最忙碌的时候,住在这儿?,不?可能不?搭把手,等到午后徐云栖方闲下来。

老爷子坐在雅间亲自教授胡掌柜十三针的要诀,银杏正在哄一个?高热的孩子用膳,徐云栖忽然瞧见后院晒着的药盘翻了,独自下楼来,将那盘金银花给捡好。

楼上窗口?探出银杏半张笑脸,

“姑娘,包袱都收拾好了,胡掌柜说晚边有?一趟车队要回荆州,咱们正好搭车回去,一路也?有?个?照应。”

“哎……”徐云栖清清落落立在艳阳下,应了一声。

心里的空茫感更甚了。

要离开了吗?

她这一生一直在不?停地相遇,不?停地告别,她的脚步从来没有?迟疑过,这是第一次踟蹰。

金银花堆在盘子正中,徐云栖一点点将之拨开,层层叠叠的小黄花在艳阳下泛着清香,徐云栖摆弄一阵,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呼唤,

“云栖……”

徐云栖听到这道熟悉的嗓音,双肩颤了颤。

是幻觉吗?

大概是吧。

徐云栖继续手中活计。

这一次,他的嗓音更为清晰地传来,

“云栖。”仿佛在耳边响起。

徐云栖蓦地回眸,那道修长的白影矗立在院子正中,五颜六色的炽芒交织在他眸眼,衬得那张瓷白的俊脸瑰艳般炫目,徐云栖有?些不?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失声道,

“你怎么?来了?”

她虚虚拽了拽拳,有?些手足无措。

大约是察觉自己有?些失态,她很努力挤出一线笑容,尽量让声音如常平静,“用午膳了吗?”

裴沐珩静静望着她,一日不?见她像是瘦了些,眼下微有?些黑青,

是在医馆住的不?好吗?

还是饭菜不?合胃口??

他贪婪地看着那熟悉的面容,仿佛三年没见,舍不?得挪开眼,他还是克制着情绪,露出清隽的笑,“我是来送圣旨的。”

他往自己掌心指了指。

白皙的指尖正握着一道明黄圣旨。

徐云栖一怔,那一瞬忽然就有?泪意充滞眼眶,差点蓬勃而出,她不?习惯失态,忙垂下眸遮掩了下,僵硬地应了一声,“哦……”

他为什么?要亲自送来,喊个?小内使传旨不?就得了。

徐云栖这样狼狈地想。

“谢谢。”她保持着风度朝他伸出手,要那份和离的圣旨。

裴沐珩垂下眸,慢腾腾将圣旨一端搁在她掌心,徐云栖微微握住,两个?人视线都落在那道圣旨,谁也?没松手。

“云栖,我忽然在想,之前那段婚姻有?太多遗憾,我不?曾亲自与你求亲,不?曾接亲,不?曾洞房。”他哑声道。

徐云栖眼眶忽然窜出一阵潮气,她抑了抑,失笑道,“都过去了。”她抽动圣旨,裴沐珩第一下还没松开,那双漆黑的眸只一动不?动注视着她,“可我心里一直很难过,为此深深自责。”

徐云栖忽然之间不?知该说什么?,等他下次迎娶太子妃不?就可以?弥补了吗?可一想到他即将与另外?一个?女人白头偕老,徐云栖心里忽然压了颗石头般难受,她再次用力抽动圣旨。

裴沐珩这一下松了手。

徐云栖心底募的一空。

太阳西斜,冬阳将二人的影子拉的老长,其中一半交叠在斑驳的院墙,

“云栖……”隔着一步的距离,裴沐珩声线清冽地开口?,“现在你自由了。”

寒风拂过她发梢,些许碎发在鬓角处翻动,徐云栖眯了眯眼,自由吗?

想象中的如释重负好像并没有?出现。

“云栖有?选择婚姻的权利了。”他这样说,

徐云栖怔惘看着他,忽然想起赐婚那一日,本已订婚的她面对?突如其来的圣旨时的无奈,她慢慢点头,“是啊,你也?是。”

裴沐珩忽然笑了,眸眼含着初生般真挚的笑,“我的选择始终是云栖,那么?云栖你,愿意再嫁我一次吗?”

徐云栖笑容渐渐凝固,脸色登时就变了。

眼底的怔惘骤然消退,露出无比清澈明亮的眸色来,“你说什么??”

他不?是来送和离圣旨的吗?

他想清楚了吗?

那么?多世?家贵女不?要,还要来娶她?

裴沐珩眼神?无比坚定?,再次往前迈开一步,深邃的眸眼如漫天星海般倾垂,“云栖,你愿意嫁给我吗?没有?圣旨的压迫,真心实意地嫁给我,毫无顾虑地选择我一次?”

他眼神?亮度逼人,灼灼的似要戳破她面颊。

徐云栖喃喃看着他,脑海一片空白,人还没有?反应过来,嘴唇蠕动了一下,有?三个?字毫无预兆出了口?,

“我愿意……”

徐云栖说出这三字时,自个?儿?都愣住了。

这是她心底真正的声音吗?

难怪心里突突得难受,脚步灌了铅似的不?想离开。

裴沐珩察觉她嘴唇发出一点气音,微弱得辨别不?出。

“你说什么??”他紧张地问。

徐云栖眼睫轻轻颤动,开始认真审视他这句话,以?及这场声势浩大的婚姻。

她怕被宫墙束缚吗?

不?,在江湖为自由,在皇宫亦可彰显自由,心安即归处。

怕被宫墙束缚从来都不?是离开他的理由。

她从来都是自由的,当初接受那场赐婚是自由的,在熙王府的日日夜夜也?是自由的,她这个?人只要想做什么?,没有?人能够阻挡她,她总能用自己的方式达到目的。

真正强大的人从来不?会为外?物所束。

她已经背上行?囊了,眼前晃过的是他清润的眸眼,他柔软的唇瓣,他将她抵在梯子上肆无忌惮地亲吻,她才发现,她对?面前这个?男人无比熟悉,闭着眼都能描绘出他的轮廓,她知道他喜欢她轻轻咬他,喜欢她用指腹漫过他尖锐的喉结,喜欢她在情浓处咬着耳廓唤他夫君。

这一瞬的迟疑已经昭告了她的心思,内心深处压抑十五年的渴望也?随着那无声的三字翻腾而出,她渴望被爱,渴望爱,渴望坦然痛快地爱一个?人,渴望被爱牵绊,束缚,画地为牢。

泪意如同潺潺春水在眼眶晃动,徐云栖眼神?坚毅,一字一顿开口?,“我愿意。”

上一次他们被圣旨所束,磕磕碰碰开始一场并不?完美的婚姻,这一次他们无拘无束,只听从自己的内心,从头开始。

裴沐珩深深地捂了捂眼,放手是不?可能的,他甚至已做好在朝堂与江湖之间来回奔波的准备,而现在徐云栖答应了他,裴沐珩劫后余生般握住她,

“云栖,你不?要走?,我不?想你走?,我已当着你爹爹的面,当着文武百官承诺,这辈子只娶你荀云栖一人,我将在宫墙外?设国医馆,准你坐诊行?医,准你教授学徒,准你将十三针发扬光大,准你让天下没有?难看的病。”

他每说一字,徐云栖心便猛跳一下,终至心潮澎湃,她缺的是自由吗?不?,她缺的是一份没有?圣旨约束依然坚定?不?移的偏爱!

她含泪扑向他,双臂牢牢圈住他脖颈,埋在他怀里许诺,

“清予,我答应你,再也?不?离开你。”

裴沐珩心尖涌上后知后觉的酸楚,牢牢将她束缚在怀里,咬着牙问,“你说话算数?再也?不?提和离了?”

“说话算数!”

晚风将这四字吹扬在天地间,烙进他心里。

正文完

章老爷子舒舒服服坐在医馆二楼的太师椅,浑不?在意道,“傻孩子,没有?你就没有?云栖,有?这么?好的外?孙女承欢膝下是你对?我最大的孝顺,你过得好,我们爷俩就放心了。”

瞧瞧,永远是这一句话。

章晴娘心情复杂看着父亲和女儿?,二人一人坐一边,一模一样的神?态,如出一辙的语气。

是她永远介入不?了的默契。

章老爷子和徐云栖一般,凡事只看到旁人好的一面,不?会对?对?方有?过多的期待。

章晴娘咬牙问,“你们什么?时候走??”

章老爷子看一眼徐云栖,“等宫里旨意下来就走?,估摸就是这几日吧。”

章晴娘捂着嘴哭出声来,老爷子又是一番安慰,好在这样的场景对?于彼此来说已经司空见惯,章晴娘很快又稳住了,跟着徐科回了徐府。

银杏收拾屋子去了,老爷子被胡掌柜请去楼下喝茶叙旧,徐云栖独自一人坐在窗边,有?小药童递一杯茶给她,她接在手中,烫而不?自知,窗外?人潮汹涌,有?人抱着孩子在买冰糖葫芦,有?人挑着货担走?门串户,还有?人唱着不?知名的山歌在街上游荡。

她五内空空。

思绪被一种莫名的酸楚侵占,她这是怎么?了?

这才离开多久,就不?适应了吗?

到底是同床共枕一年多,一时难以?接受也?寻常,她这样跟自己说。

就在这时,两位女药童扶着一妇人上了楼来,“徐娘子,这里有?位婶婶腹痛三日了,您给她瞧瞧。”

徐云栖愣了愣,僵硬地转过身来,看着那妇人神?色痛苦地**着,迟疑地应了一声,“欸,我就这来……”

刚站起身,那头银杏从西屋迈出来,接过话,“姑娘歇着吧,我去帮忙便是。”银杏与她一起长大,何时见徐云栖魂不?守舍过,明白她心里难过,

她将一块热帕子递给徐云栖,徐云栖木木地接过,看着银杏代替她进入雅间。

明明上回哭哭嘤嘤的那个?人是银杏,明明上回她毫不?犹豫一丝不?苟地投入了诊治中。

徐云栖纤指摁着头额,望着窗外?沉默良久。

这一刻,她突然觉得自己像是一个?背叛者。

他一定?很难过吧,也?一定?会恨她吧。

罢了,很快就会有?新的妃子入宫,他对?她这点情愫也?终将淹没在那一声声娇吟燕语中。

老爷子上来歇息,瞧见徐云栖独自坐在窗下发呆,他走?过去,轻轻拍了拍她肩,以?一副过来人的口?吻道,

“起先?会有?些难,过一段时日就好了。”

徐云栖回眸朝他露出个?笑容,“孙女明白的。”

她从不?叫人操心。

老爷子看着她眼底微闪的泪光,点了点头。

是夜,荀允和忙完公火急火燎回府,打算亲自给女儿?做上几个?小菜,哪知管家告诉他,徐云栖压根没回来,荀允和气得两眼发黑,拔腿上马就往城阳医馆赶,一进大厅,听得楼上传来老爷子笑声便沉着脸蹭蹭上楼。

他在角落里发现了徐云栖,

“云栖,你怎么?不?回家?”他走?过去问她,

徐云栖慢慢站起身。

老爷子见状挥挥手,示意胡掌柜等人下去,待无关人等离开,他方慢悠悠坐下来,与荀允和道,

“晴娘跟你分开了,我以?什么?身份去荀府住?荀羽呀,你让我和云栖自自在在过日子比什么?都强。”

荀允和一想到女儿?即将离京,何尝舍得,他没有?理会老爷子,而是拉着徐云栖一块坐下,握着她温软的手腕不?舍得放,

“囡囡,你先?回荆州,爹爹方才已着人回去置办院子,你们就在荆州开一家医馆,待爹爹将京城诸事安排妥当,就回来陪你。”

老爷子在一旁听了登时愣神?,“你这内阁首辅不?做了?”

荀允和看着女儿?回道,“不?做了,我这辈子都不?想再跟囡囡分开。”

他要亲自给她送嫁,护着她一生。

徐云栖默默看着他,鼻尖发酸。

那头的章老爷子听了反而满嘴嘲讽,“你早想明白不?就没事了吗,你若是肯听我的,安安分分在江陵当个?教书先?生,现在你跟晴娘怕是生了一箩筐孩子,云栖也?不?必跟着我风吹雨淋的。”

荀允和听了这话,呆了呆,竟是罕见没有?驳他。

可惜人不?经历困苦就不?能明白,平平淡淡守望一生才是世?间最大的幸福。

荀允和留下两个?人手护送徐云栖回荆州,临走?时告诉她,

“陛下的旨意大概明日就会下来。”

徐云栖“哦”了一声,什么?都没说。

这一夜又送来两个?重症患者,徐云栖终是打起精神?应对?,忙到半夜,就这么?浑浑噩噩睡下了,翌日清晨是医馆最忙碌的时候,住在这儿?,不?可能不?搭把手,等到午后徐云栖方闲下来。

老爷子坐在雅间亲自教授胡掌柜十三针的要诀,银杏正在哄一个?高热的孩子用膳,徐云栖忽然瞧见后院晒着的药盘翻了,独自下楼来,将那盘金银花给捡好。

楼上窗口?探出银杏半张笑脸,

“姑娘,包袱都收拾好了,胡掌柜说晚边有?一趟车队要回荆州,咱们正好搭车回去,一路也?有?个?照应。”

“哎……”徐云栖清清落落立在艳阳下,应了一声。

心里的空茫感更甚了。

要离开了吗?

她这一生一直在不?停地相遇,不?停地告别,她的脚步从来没有?迟疑过,这是第一次踟蹰。

金银花堆在盘子正中,徐云栖一点点将之拨开,层层叠叠的小黄花在艳阳下泛着清香,徐云栖摆弄一阵,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呼唤,

“云栖……”

徐云栖听到这道熟悉的嗓音,双肩颤了颤。

是幻觉吗?

大概是吧。

徐云栖继续手中活计。

这一次,他的嗓音更为清晰地传来,

“云栖。”仿佛在耳边响起。

徐云栖蓦地回眸,那道修长的白影矗立在院子正中,五颜六色的炽芒交织在他眸眼,衬得那张瓷白的俊脸瑰艳般炫目,徐云栖有?些不?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失声道,

“你怎么?来了?”

她虚虚拽了拽拳,有?些手足无措。

大约是察觉自己有?些失态,她很努力挤出一线笑容,尽量让声音如常平静,“用午膳了吗?”

裴沐珩静静望着她,一日不?见她像是瘦了些,眼下微有?些黑青,

是在医馆住的不?好吗?

还是饭菜不?合胃口??

他贪婪地看着那熟悉的面容,仿佛三年没见,舍不?得挪开眼,他还是克制着情绪,露出清隽的笑,“我是来送圣旨的。”

他往自己掌心指了指。

白皙的指尖正握着一道明黄圣旨。

徐云栖一怔,那一瞬忽然就有?泪意充滞眼眶,差点蓬勃而出,她不?习惯失态,忙垂下眸遮掩了下,僵硬地应了一声,“哦……”

他为什么?要亲自送来,喊个?小内使传旨不?就得了。

徐云栖这样狼狈地想。

“谢谢。”她保持着风度朝他伸出手,要那份和离的圣旨。

裴沐珩垂下眸,慢腾腾将圣旨一端搁在她掌心,徐云栖微微握住,两个?人视线都落在那道圣旨,谁也?没松手。

“云栖,我忽然在想,之前那段婚姻有?太多遗憾,我不?曾亲自与你求亲,不?曾接亲,不?曾洞房。”他哑声道。

徐云栖眼眶忽然窜出一阵潮气,她抑了抑,失笑道,“都过去了。”她抽动圣旨,裴沐珩第一下还没松开,那双漆黑的眸只一动不?动注视着她,“可我心里一直很难过,为此深深自责。”

徐云栖忽然之间不?知该说什么?,等他下次迎娶太子妃不?就可以?弥补了吗?可一想到他即将与另外?一个?女人白头偕老,徐云栖心里忽然压了颗石头般难受,她再次用力抽动圣旨。

裴沐珩这一下松了手。

徐云栖心底募的一空。

太阳西斜,冬阳将二人的影子拉的老长,其中一半交叠在斑驳的院墙,

“云栖……”隔着一步的距离,裴沐珩声线清冽地开口?,“现在你自由了。”

寒风拂过她发梢,些许碎发在鬓角处翻动,徐云栖眯了眯眼,自由吗?

想象中的如释重负好像并没有?出现。

“云栖有?选择婚姻的权利了。”他这样说,

徐云栖怔惘看着他,忽然想起赐婚那一日,本已订婚的她面对?突如其来的圣旨时的无奈,她慢慢点头,“是啊,你也?是。”

裴沐珩忽然笑了,眸眼含着初生般真挚的笑,“我的选择始终是云栖,那么?云栖你,愿意再嫁我一次吗?”

徐云栖笑容渐渐凝固,脸色登时就变了。

眼底的怔惘骤然消退,露出无比清澈明亮的眸色来,“你说什么??”

他不?是来送和离圣旨的吗?

他想清楚了吗?

那么?多世?家贵女不?要,还要来娶她?

裴沐珩眼神?无比坚定?,再次往前迈开一步,深邃的眸眼如漫天星海般倾垂,“云栖,你愿意嫁给我吗?没有?圣旨的压迫,真心实意地嫁给我,毫无顾虑地选择我一次?”

他眼神?亮度逼人,灼灼的似要戳破她面颊。

徐云栖喃喃看着他,脑海一片空白,人还没有?反应过来,嘴唇蠕动了一下,有?三个?字毫无预兆出了口?,

“我愿意……”

徐云栖说出这三字时,自个?儿?都愣住了。

这是她心底真正的声音吗?

难怪心里突突得难受,脚步灌了铅似的不?想离开。

裴沐珩察觉她嘴唇发出一点气音,微弱得辨别不?出。

“你说什么??”他紧张地问。

徐云栖眼睫轻轻颤动,开始认真审视他这句话,以?及这场声势浩大的婚姻。

她怕被宫墙束缚吗?

不?,在江湖为自由,在皇宫亦可彰显自由,心安即归处。

怕被宫墙束缚从来都不?是离开他的理由。

她从来都是自由的,当初接受那场赐婚是自由的,在熙王府的日日夜夜也?是自由的,她这个?人只要想做什么?,没有?人能够阻挡她,她总能用自己的方式达到目的。

真正强大的人从来不?会为外?物所束。

她已经背上行?囊了,眼前晃过的是他清润的眸眼,他柔软的唇瓣,他将她抵在梯子上肆无忌惮地亲吻,她才发现,她对?面前这个?男人无比熟悉,闭着眼都能描绘出他的轮廓,她知道他喜欢她轻轻咬他,喜欢她用指腹漫过他尖锐的喉结,喜欢她在情浓处咬着耳廓唤他夫君。

这一瞬的迟疑已经昭告了她的心思,内心深处压抑十五年的渴望也?随着那无声的三字翻腾而出,她渴望被爱,渴望爱,渴望坦然痛快地爱一个?人,渴望被爱牵绊,束缚,画地为牢。

泪意如同潺潺春水在眼眶晃动,徐云栖眼神?坚毅,一字一顿开口?,“我愿意。”

上一次他们被圣旨所束,磕磕碰碰开始一场并不?完美的婚姻,这一次他们无拘无束,只听从自己的内心,从头开始。

裴沐珩深深地捂了捂眼,放手是不?可能的,他甚至已做好在朝堂与江湖之间来回奔波的准备,而现在徐云栖答应了他,裴沐珩劫后余生般握住她,

“云栖,你不?要走?,我不?想你走?,我已当着你爹爹的面,当着文武百官承诺,这辈子只娶你荀云栖一人,我将在宫墙外?设国医馆,准你坐诊行?医,准你教授学徒,准你将十三针发扬光大,准你让天下没有?难看的病。”

他每说一字,徐云栖心便猛跳一下,终至心潮澎湃,她缺的是自由吗?不?,她缺的是一份没有?圣旨约束依然坚定?不?移的偏爱!

她含泪扑向他,双臂牢牢圈住他脖颈,埋在他怀里许诺,

“清予,我答应你,再也?不?离开你。”

裴沐珩心尖涌上后知后觉的酸楚,牢牢将她束缚在怀里,咬着牙问,“你说话算数?再也?不?提和离了?”

“说话算数!”

晚风将这四字吹扬在天地间,烙进他心里。

正文完

章老爷子舒舒服服坐在医馆二楼的太师椅,浑不?在意道,“傻孩子,没有?你就没有?云栖,有?这么?好的外?孙女承欢膝下是你对?我最大的孝顺,你过得好,我们爷俩就放心了。”

瞧瞧,永远是这一句话。

章晴娘心情复杂看着父亲和女儿?,二人一人坐一边,一模一样的神?态,如出一辙的语气。

是她永远介入不?了的默契。

章老爷子和徐云栖一般,凡事只看到旁人好的一面,不?会对?对?方有?过多的期待。

章晴娘咬牙问,“你们什么?时候走??”

章老爷子看一眼徐云栖,“等宫里旨意下来就走?,估摸就是这几日吧。”

章晴娘捂着嘴哭出声来,老爷子又是一番安慰,好在这样的场景对?于彼此来说已经司空见惯,章晴娘很快又稳住了,跟着徐科回了徐府。

银杏收拾屋子去了,老爷子被胡掌柜请去楼下喝茶叙旧,徐云栖独自一人坐在窗边,有?小药童递一杯茶给她,她接在手中,烫而不?自知,窗外?人潮汹涌,有?人抱着孩子在买冰糖葫芦,有?人挑着货担走?门串户,还有?人唱着不?知名的山歌在街上游荡。

她五内空空。

思绪被一种莫名的酸楚侵占,她这是怎么?了?

这才离开多久,就不?适应了吗?

到底是同床共枕一年多,一时难以?接受也?寻常,她这样跟自己说。

就在这时,两位女药童扶着一妇人上了楼来,“徐娘子,这里有?位婶婶腹痛三日了,您给她瞧瞧。”

徐云栖愣了愣,僵硬地转过身来,看着那妇人神?色痛苦地**着,迟疑地应了一声,“欸,我就这来……”

刚站起身,那头银杏从西屋迈出来,接过话,“姑娘歇着吧,我去帮忙便是。”银杏与她一起长大,何时见徐云栖魂不?守舍过,明白她心里难过,

她将一块热帕子递给徐云栖,徐云栖木木地接过,看着银杏代替她进入雅间。

明明上回哭哭嘤嘤的那个?人是银杏,明明上回她毫不?犹豫一丝不?苟地投入了诊治中。

徐云栖纤指摁着头额,望着窗外?沉默良久。

这一刻,她突然觉得自己像是一个?背叛者。

他一定?很难过吧,也?一定?会恨她吧。

罢了,很快就会有?新的妃子入宫,他对?她这点情愫也?终将淹没在那一声声娇吟燕语中。

老爷子上来歇息,瞧见徐云栖独自坐在窗下发呆,他走?过去,轻轻拍了拍她肩,以?一副过来人的口?吻道,

“起先?会有?些难,过一段时日就好了。”

徐云栖回眸朝他露出个?笑容,“孙女明白的。”

她从不?叫人操心。

老爷子看着她眼底微闪的泪光,点了点头。

是夜,荀允和忙完公火急火燎回府,打算亲自给女儿?做上几个?小菜,哪知管家告诉他,徐云栖压根没回来,荀允和气得两眼发黑,拔腿上马就往城阳医馆赶,一进大厅,听得楼上传来老爷子笑声便沉着脸蹭蹭上楼。

他在角落里发现了徐云栖,

“云栖,你怎么?不?回家?”他走?过去问她,

徐云栖慢慢站起身。

老爷子见状挥挥手,示意胡掌柜等人下去,待无关人等离开,他方慢悠悠坐下来,与荀允和道,

“晴娘跟你分开了,我以?什么?身份去荀府住?荀羽呀,你让我和云栖自自在在过日子比什么?都强。”

荀允和一想到女儿?即将离京,何尝舍得,他没有?理会老爷子,而是拉着徐云栖一块坐下,握着她温软的手腕不?舍得放,

“囡囡,你先?回荆州,爹爹方才已着人回去置办院子,你们就在荆州开一家医馆,待爹爹将京城诸事安排妥当,就回来陪你。”

老爷子在一旁听了登时愣神?,“你这内阁首辅不?做了?”

荀允和看着女儿?回道,“不?做了,我这辈子都不?想再跟囡囡分开。”

他要亲自给她送嫁,护着她一生。

徐云栖默默看着他,鼻尖发酸。

那头的章老爷子听了反而满嘴嘲讽,“你早想明白不?就没事了吗,你若是肯听我的,安安分分在江陵当个?教书先?生,现在你跟晴娘怕是生了一箩筐孩子,云栖也?不?必跟着我风吹雨淋的。”

荀允和听了这话,呆了呆,竟是罕见没有?驳他。

可惜人不?经历困苦就不?能明白,平平淡淡守望一生才是世?间最大的幸福。

荀允和留下两个?人手护送徐云栖回荆州,临走?时告诉她,

“陛下的旨意大概明日就会下来。”

徐云栖“哦”了一声,什么?都没说。

这一夜又送来两个?重症患者,徐云栖终是打起精神?应对?,忙到半夜,就这么?浑浑噩噩睡下了,翌日清晨是医馆最忙碌的时候,住在这儿?,不?可能不?搭把手,等到午后徐云栖方闲下来。

老爷子坐在雅间亲自教授胡掌柜十三针的要诀,银杏正在哄一个?高热的孩子用膳,徐云栖忽然瞧见后院晒着的药盘翻了,独自下楼来,将那盘金银花给捡好。

楼上窗口?探出银杏半张笑脸,

“姑娘,包袱都收拾好了,胡掌柜说晚边有?一趟车队要回荆州,咱们正好搭车回去,一路也?有?个?照应。”

“哎……”徐云栖清清落落立在艳阳下,应了一声。

心里的空茫感更甚了。

要离开了吗?

她这一生一直在不?停地相遇,不?停地告别,她的脚步从来没有?迟疑过,这是第一次踟蹰。

金银花堆在盘子正中,徐云栖一点点将之拨开,层层叠叠的小黄花在艳阳下泛着清香,徐云栖摆弄一阵,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呼唤,

“云栖……”

徐云栖听到这道熟悉的嗓音,双肩颤了颤。

是幻觉吗?

大概是吧。

徐云栖继续手中活计。

这一次,他的嗓音更为清晰地传来,

“云栖。”仿佛在耳边响起。

徐云栖蓦地回眸,那道修长的白影矗立在院子正中,五颜六色的炽芒交织在他眸眼,衬得那张瓷白的俊脸瑰艳般炫目,徐云栖有?些不?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失声道,

“你怎么?来了?”

她虚虚拽了拽拳,有?些手足无措。

大约是察觉自己有?些失态,她很努力挤出一线笑容,尽量让声音如常平静,“用午膳了吗?”

裴沐珩静静望着她,一日不?见她像是瘦了些,眼下微有?些黑青,

是在医馆住的不?好吗?

还是饭菜不?合胃口??

他贪婪地看着那熟悉的面容,仿佛三年没见,舍不?得挪开眼,他还是克制着情绪,露出清隽的笑,“我是来送圣旨的。”

他往自己掌心指了指。

白皙的指尖正握着一道明黄圣旨。

徐云栖一怔,那一瞬忽然就有?泪意充滞眼眶,差点蓬勃而出,她不?习惯失态,忙垂下眸遮掩了下,僵硬地应了一声,“哦……”

他为什么?要亲自送来,喊个?小内使传旨不?就得了。

徐云栖这样狼狈地想。

“谢谢。”她保持着风度朝他伸出手,要那份和离的圣旨。

裴沐珩垂下眸,慢腾腾将圣旨一端搁在她掌心,徐云栖微微握住,两个?人视线都落在那道圣旨,谁也?没松手。

“云栖,我忽然在想,之前那段婚姻有?太多遗憾,我不?曾亲自与你求亲,不?曾接亲,不?曾洞房。”他哑声道。

徐云栖眼眶忽然窜出一阵潮气,她抑了抑,失笑道,“都过去了。”她抽动圣旨,裴沐珩第一下还没松开,那双漆黑的眸只一动不?动注视着她,“可我心里一直很难过,为此深深自责。”

徐云栖忽然之间不?知该说什么?,等他下次迎娶太子妃不?就可以?弥补了吗?可一想到他即将与另外?一个?女人白头偕老,徐云栖心里忽然压了颗石头般难受,她再次用力抽动圣旨。

裴沐珩这一下松了手。

徐云栖心底募的一空。

太阳西斜,冬阳将二人的影子拉的老长,其中一半交叠在斑驳的院墙,

“云栖……”隔着一步的距离,裴沐珩声线清冽地开口?,“现在你自由了。”

寒风拂过她发梢,些许碎发在鬓角处翻动,徐云栖眯了眯眼,自由吗?

想象中的如释重负好像并没有?出现。

“云栖有?选择婚姻的权利了。”他这样说,

徐云栖怔惘看着他,忽然想起赐婚那一日,本已订婚的她面对?突如其来的圣旨时的无奈,她慢慢点头,“是啊,你也?是。”

裴沐珩忽然笑了,眸眼含着初生般真挚的笑,“我的选择始终是云栖,那么?云栖你,愿意再嫁我一次吗?”

徐云栖笑容渐渐凝固,脸色登时就变了。

眼底的怔惘骤然消退,露出无比清澈明亮的眸色来,“你说什么??”

他不?是来送和离圣旨的吗?

他想清楚了吗?

那么?多世?家贵女不?要,还要来娶她?

裴沐珩眼神?无比坚定?,再次往前迈开一步,深邃的眸眼如漫天星海般倾垂,“云栖,你愿意嫁给我吗?没有?圣旨的压迫,真心实意地嫁给我,毫无顾虑地选择我一次?”

他眼神?亮度逼人,灼灼的似要戳破她面颊。

徐云栖喃喃看着他,脑海一片空白,人还没有?反应过来,嘴唇蠕动了一下,有?三个?字毫无预兆出了口?,

“我愿意……”

徐云栖说出这三字时,自个?儿?都愣住了。

这是她心底真正的声音吗?

难怪心里突突得难受,脚步灌了铅似的不?想离开。

裴沐珩察觉她嘴唇发出一点气音,微弱得辨别不?出。

“你说什么??”他紧张地问。

徐云栖眼睫轻轻颤动,开始认真审视他这句话,以?及这场声势浩大的婚姻。

她怕被宫墙束缚吗?

不?,在江湖为自由,在皇宫亦可彰显自由,心安即归处。

怕被宫墙束缚从来都不?是离开他的理由。

她从来都是自由的,当初接受那场赐婚是自由的,在熙王府的日日夜夜也?是自由的,她这个?人只要想做什么?,没有?人能够阻挡她,她总能用自己的方式达到目的。

真正强大的人从来不?会为外?物所束。

她已经背上行?囊了,眼前晃过的是他清润的眸眼,他柔软的唇瓣,他将她抵在梯子上肆无忌惮地亲吻,她才发现,她对?面前这个?男人无比熟悉,闭着眼都能描绘出他的轮廓,她知道他喜欢她轻轻咬他,喜欢她用指腹漫过他尖锐的喉结,喜欢她在情浓处咬着耳廓唤他夫君。

这一瞬的迟疑已经昭告了她的心思,内心深处压抑十五年的渴望也?随着那无声的三字翻腾而出,她渴望被爱,渴望爱,渴望坦然痛快地爱一个?人,渴望被爱牵绊,束缚,画地为牢。

泪意如同潺潺春水在眼眶晃动,徐云栖眼神?坚毅,一字一顿开口?,“我愿意。”

上一次他们被圣旨所束,磕磕碰碰开始一场并不?完美的婚姻,这一次他们无拘无束,只听从自己的内心,从头开始。

裴沐珩深深地捂了捂眼,放手是不?可能的,他甚至已做好在朝堂与江湖之间来回奔波的准备,而现在徐云栖答应了他,裴沐珩劫后余生般握住她,

“云栖,你不?要走?,我不?想你走?,我已当着你爹爹的面,当着文武百官承诺,这辈子只娶你荀云栖一人,我将在宫墙外?设国医馆,准你坐诊行?医,准你教授学徒,准你将十三针发扬光大,准你让天下没有?难看的病。”

他每说一字,徐云栖心便猛跳一下,终至心潮澎湃,她缺的是自由吗?不?,她缺的是一份没有?圣旨约束依然坚定?不?移的偏爱!

她含泪扑向他,双臂牢牢圈住他脖颈,埋在他怀里许诺,

“清予,我答应你,再也?不?离开你。”

裴沐珩心尖涌上后知后觉的酸楚,牢牢将她束缚在怀里,咬着牙问,“你说话算数?再也?不?提和离了?”

“说话算数!”

晚风将这四字吹扬在天地间,烙进他心里。

正文完

章老爷子舒舒服服坐在医馆二楼的太师椅,浑不?在意道,“傻孩子,没有?你就没有?云栖,有?这么?好的外?孙女承欢膝下是你对?我最大的孝顺,你过得好,我们爷俩就放心了。”

瞧瞧,永远是这一句话。

章晴娘心情复杂看着父亲和女儿?,二人一人坐一边,一模一样的神?态,如出一辙的语气。

是她永远介入不?了的默契。

章老爷子和徐云栖一般,凡事只看到旁人好的一面,不?会对?对?方有?过多的期待。

章晴娘咬牙问,“你们什么?时候走??”

章老爷子看一眼徐云栖,“等宫里旨意下来就走?,估摸就是这几日吧。”

章晴娘捂着嘴哭出声来,老爷子又是一番安慰,好在这样的场景对?于彼此来说已经司空见惯,章晴娘很快又稳住了,跟着徐科回了徐府。

银杏收拾屋子去了,老爷子被胡掌柜请去楼下喝茶叙旧,徐云栖独自一人坐在窗边,有?小药童递一杯茶给她,她接在手中,烫而不?自知,窗外?人潮汹涌,有?人抱着孩子在买冰糖葫芦,有?人挑着货担走?门串户,还有?人唱着不?知名的山歌在街上游荡。

她五内空空。

思绪被一种莫名的酸楚侵占,她这是怎么?了?

这才离开多久,就不?适应了吗?

到底是同床共枕一年多,一时难以?接受也?寻常,她这样跟自己说。

就在这时,两位女药童扶着一妇人上了楼来,“徐娘子,这里有?位婶婶腹痛三日了,您给她瞧瞧。”

徐云栖愣了愣,僵硬地转过身来,看着那妇人神?色痛苦地**着,迟疑地应了一声,“欸,我就这来……”

刚站起身,那头银杏从西屋迈出来,接过话,“姑娘歇着吧,我去帮忙便是。”银杏与她一起长大,何时见徐云栖魂不?守舍过,明白她心里难过,

她将一块热帕子递给徐云栖,徐云栖木木地接过,看着银杏代替她进入雅间。

明明上回哭哭嘤嘤的那个?人是银杏,明明上回她毫不?犹豫一丝不?苟地投入了诊治中。

徐云栖纤指摁着头额,望着窗外?沉默良久。

这一刻,她突然觉得自己像是一个?背叛者。

他一定?很难过吧,也?一定?会恨她吧。

罢了,很快就会有?新的妃子入宫,他对?她这点情愫也?终将淹没在那一声声娇吟燕语中。

老爷子上来歇息,瞧见徐云栖独自坐在窗下发呆,他走?过去,轻轻拍了拍她肩,以?一副过来人的口?吻道,

“起先?会有?些难,过一段时日就好了。”

徐云栖回眸朝他露出个?笑容,“孙女明白的。”

她从不?叫人操心。

老爷子看着她眼底微闪的泪光,点了点头。

是夜,荀允和忙完公火急火燎回府,打算亲自给女儿?做上几个?小菜,哪知管家告诉他,徐云栖压根没回来,荀允和气得两眼发黑,拔腿上马就往城阳医馆赶,一进大厅,听得楼上传来老爷子笑声便沉着脸蹭蹭上楼。

他在角落里发现了徐云栖,

“云栖,你怎么?不?回家?”他走?过去问她,

徐云栖慢慢站起身。

老爷子见状挥挥手,示意胡掌柜等人下去,待无关人等离开,他方慢悠悠坐下来,与荀允和道,

“晴娘跟你分开了,我以?什么?身份去荀府住?荀羽呀,你让我和云栖自自在在过日子比什么?都强。”

荀允和一想到女儿?即将离京,何尝舍得,他没有?理会老爷子,而是拉着徐云栖一块坐下,握着她温软的手腕不?舍得放,

“囡囡,你先?回荆州,爹爹方才已着人回去置办院子,你们就在荆州开一家医馆,待爹爹将京城诸事安排妥当,就回来陪你。”

老爷子在一旁听了登时愣神?,“你这内阁首辅不?做了?”

荀允和看着女儿?回道,“不?做了,我这辈子都不?想再跟囡囡分开。”

他要亲自给她送嫁,护着她一生。

徐云栖默默看着他,鼻尖发酸。

那头的章老爷子听了反而满嘴嘲讽,“你早想明白不?就没事了吗,你若是肯听我的,安安分分在江陵当个?教书先?生,现在你跟晴娘怕是生了一箩筐孩子,云栖也?不?必跟着我风吹雨淋的。”

荀允和听了这话,呆了呆,竟是罕见没有?驳他。

可惜人不?经历困苦就不?能明白,平平淡淡守望一生才是世?间最大的幸福。

荀允和留下两个?人手护送徐云栖回荆州,临走?时告诉她,

“陛下的旨意大概明日就会下来。”

徐云栖“哦”了一声,什么?都没说。

这一夜又送来两个?重症患者,徐云栖终是打起精神?应对?,忙到半夜,就这么?浑浑噩噩睡下了,翌日清晨是医馆最忙碌的时候,住在这儿?,不?可能不?搭把手,等到午后徐云栖方闲下来。

老爷子坐在雅间亲自教授胡掌柜十三针的要诀,银杏正在哄一个?高热的孩子用膳,徐云栖忽然瞧见后院晒着的药盘翻了,独自下楼来,将那盘金银花给捡好。

楼上窗口?探出银杏半张笑脸,

“姑娘,包袱都收拾好了,胡掌柜说晚边有?一趟车队要回荆州,咱们正好搭车回去,一路也?有?个?照应。”

“哎……”徐云栖清清落落立在艳阳下,应了一声。

心里的空茫感更甚了。

要离开了吗?

她这一生一直在不?停地相遇,不?停地告别,她的脚步从来没有?迟疑过,这是第一次踟蹰。

金银花堆在盘子正中,徐云栖一点点将之拨开,层层叠叠的小黄花在艳阳下泛着清香,徐云栖摆弄一阵,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呼唤,

“云栖……”

徐云栖听到这道熟悉的嗓音,双肩颤了颤。

是幻觉吗?

大概是吧。

徐云栖继续手中活计。

这一次,他的嗓音更为清晰地传来,

“云栖。”仿佛在耳边响起。

徐云栖蓦地回眸,那道修长的白影矗立在院子正中,五颜六色的炽芒交织在他眸眼,衬得那张瓷白的俊脸瑰艳般炫目,徐云栖有?些不?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失声道,

“你怎么?来了?”

她虚虚拽了拽拳,有?些手足无措。

大约是察觉自己有?些失态,她很努力挤出一线笑容,尽量让声音如常平静,“用午膳了吗?”

裴沐珩静静望着她,一日不?见她像是瘦了些,眼下微有?些黑青,

是在医馆住的不?好吗?

还是饭菜不?合胃口??

他贪婪地看着那熟悉的面容,仿佛三年没见,舍不?得挪开眼,他还是克制着情绪,露出清隽的笑,“我是来送圣旨的。”

他往自己掌心指了指。

白皙的指尖正握着一道明黄圣旨。

徐云栖一怔,那一瞬忽然就有?泪意充滞眼眶,差点蓬勃而出,她不?习惯失态,忙垂下眸遮掩了下,僵硬地应了一声,“哦……”

他为什么?要亲自送来,喊个?小内使传旨不?就得了。

徐云栖这样狼狈地想。

“谢谢。”她保持着风度朝他伸出手,要那份和离的圣旨。

裴沐珩垂下眸,慢腾腾将圣旨一端搁在她掌心,徐云栖微微握住,两个?人视线都落在那道圣旨,谁也?没松手。

“云栖,我忽然在想,之前那段婚姻有?太多遗憾,我不?曾亲自与你求亲,不?曾接亲,不?曾洞房。”他哑声道。

徐云栖眼眶忽然窜出一阵潮气,她抑了抑,失笑道,“都过去了。”她抽动圣旨,裴沐珩第一下还没松开,那双漆黑的眸只一动不?动注视着她,“可我心里一直很难过,为此深深自责。”

徐云栖忽然之间不?知该说什么?,等他下次迎娶太子妃不?就可以?弥补了吗?可一想到他即将与另外?一个?女人白头偕老,徐云栖心里忽然压了颗石头般难受,她再次用力抽动圣旨。

裴沐珩这一下松了手。

徐云栖心底募的一空。

太阳西斜,冬阳将二人的影子拉的老长,其中一半交叠在斑驳的院墙,

“云栖……”隔着一步的距离,裴沐珩声线清冽地开口?,“现在你自由了。”

寒风拂过她发梢,些许碎发在鬓角处翻动,徐云栖眯了眯眼,自由吗?

想象中的如释重负好像并没有?出现。

“云栖有?选择婚姻的权利了。”他这样说,

徐云栖怔惘看着他,忽然想起赐婚那一日,本已订婚的她面对?突如其来的圣旨时的无奈,她慢慢点头,“是啊,你也?是。”

裴沐珩忽然笑了,眸眼含着初生般真挚的笑,“我的选择始终是云栖,那么?云栖你,愿意再嫁我一次吗?”

徐云栖笑容渐渐凝固,脸色登时就变了。

眼底的怔惘骤然消退,露出无比清澈明亮的眸色来,“你说什么??”

他不?是来送和离圣旨的吗?

他想清楚了吗?

那么?多世?家贵女不?要,还要来娶她?

裴沐珩眼神?无比坚定?,再次往前迈开一步,深邃的眸眼如漫天星海般倾垂,“云栖,你愿意嫁给我吗?没有?圣旨的压迫,真心实意地嫁给我,毫无顾虑地选择我一次?”

他眼神?亮度逼人,灼灼的似要戳破她面颊。

徐云栖喃喃看着他,脑海一片空白,人还没有?反应过来,嘴唇蠕动了一下,有?三个?字毫无预兆出了口?,

“我愿意……”

徐云栖说出这三字时,自个?儿?都愣住了。

这是她心底真正的声音吗?

难怪心里突突得难受,脚步灌了铅似的不?想离开。

裴沐珩察觉她嘴唇发出一点气音,微弱得辨别不?出。

“你说什么??”他紧张地问。

徐云栖眼睫轻轻颤动,开始认真审视他这句话,以?及这场声势浩大的婚姻。

她怕被宫墙束缚吗?

不?,在江湖为自由,在皇宫亦可彰显自由,心安即归处。

怕被宫墙束缚从来都不?是离开他的理由。

她从来都是自由的,当初接受那场赐婚是自由的,在熙王府的日日夜夜也?是自由的,她这个?人只要想做什么?,没有?人能够阻挡她,她总能用自己的方式达到目的。

真正强大的人从来不?会为外?物所束。

她已经背上行?囊了,眼前晃过的是他清润的眸眼,他柔软的唇瓣,他将她抵在梯子上肆无忌惮地亲吻,她才发现,她对?面前这个?男人无比熟悉,闭着眼都能描绘出他的轮廓,她知道他喜欢她轻轻咬他,喜欢她用指腹漫过他尖锐的喉结,喜欢她在情浓处咬着耳廓唤他夫君。

这一瞬的迟疑已经昭告了她的心思,内心深处压抑十五年的渴望也?随着那无声的三字翻腾而出,她渴望被爱,渴望爱,渴望坦然痛快地爱一个?人,渴望被爱牵绊,束缚,画地为牢。

泪意如同潺潺春水在眼眶晃动,徐云栖眼神?坚毅,一字一顿开口?,“我愿意。”

上一次他们被圣旨所束,磕磕碰碰开始一场并不?完美的婚姻,这一次他们无拘无束,只听从自己的内心,从头开始。

裴沐珩深深地捂了捂眼,放手是不?可能的,他甚至已做好在朝堂与江湖之间来回奔波的准备,而现在徐云栖答应了他,裴沐珩劫后余生般握住她,

“云栖,你不?要走?,我不?想你走?,我已当着你爹爹的面,当着文武百官承诺,这辈子只娶你荀云栖一人,我将在宫墙外?设国医馆,准你坐诊行?医,准你教授学徒,准你将十三针发扬光大,准你让天下没有?难看的病。”

他每说一字,徐云栖心便猛跳一下,终至心潮澎湃,她缺的是自由吗?不?,她缺的是一份没有?圣旨约束依然坚定?不?移的偏爱!

她含泪扑向他,双臂牢牢圈住他脖颈,埋在他怀里许诺,

“清予,我答应你,再也?不?离开你。”

裴沐珩心尖涌上后知后觉的酸楚,牢牢将她束缚在怀里,咬着牙问,“你说话算数?再也?不?提和离了?”

“说话算数!”

晚风将这四字吹扬在天地间,烙进他心里。

正文完

章老爷子舒舒服服坐在医馆二楼的太师椅,浑不?在意道,“傻孩子,没有?你就没有?云栖,有?这么?好的外?孙女承欢膝下是你对?我最大的孝顺,你过得好,我们爷俩就放心了。”

瞧瞧,永远是这一句话。

章晴娘心情复杂看着父亲和女儿?,二人一人坐一边,一模一样的神?态,如出一辙的语气。

是她永远介入不?了的默契。

章老爷子和徐云栖一般,凡事只看到旁人好的一面,不?会对?对?方有?过多的期待。

章晴娘咬牙问,“你们什么?时候走??”

章老爷子看一眼徐云栖,“等宫里旨意下来就走?,估摸就是这几日吧。”

章晴娘捂着嘴哭出声来,老爷子又是一番安慰,好在这样的场景对?于彼此来说已经司空见惯,章晴娘很快又稳住了,跟着徐科回了徐府。

银杏收拾屋子去了,老爷子被胡掌柜请去楼下喝茶叙旧,徐云栖独自一人坐在窗边,有?小药童递一杯茶给她,她接在手中,烫而不?自知,窗外?人潮汹涌,有?人抱着孩子在买冰糖葫芦,有?人挑着货担走?门串户,还有?人唱着不?知名的山歌在街上游荡。

她五内空空。

思绪被一种莫名的酸楚侵占,她这是怎么?了?

这才离开多久,就不?适应了吗?

到底是同床共枕一年多,一时难以?接受也?寻常,她这样跟自己说。

就在这时,两位女药童扶着一妇人上了楼来,“徐娘子,这里有?位婶婶腹痛三日了,您给她瞧瞧。”

徐云栖愣了愣,僵硬地转过身来,看着那妇人神?色痛苦地**着,迟疑地应了一声,“欸,我就这来……”

刚站起身,那头银杏从西屋迈出来,接过话,“姑娘歇着吧,我去帮忙便是。”银杏与她一起长大,何时见徐云栖魂不?守舍过,明白她心里难过,

她将一块热帕子递给徐云栖,徐云栖木木地接过,看着银杏代替她进入雅间。

明明上回哭哭嘤嘤的那个?人是银杏,明明上回她毫不?犹豫一丝不?苟地投入了诊治中。

徐云栖纤指摁着头额,望着窗外?沉默良久。

这一刻,她突然觉得自己像是一个?背叛者。

他一定?很难过吧,也?一定?会恨她吧。

罢了,很快就会有?新的妃子入宫,他对?她这点情愫也?终将淹没在那一声声娇吟燕语中。

老爷子上来歇息,瞧见徐云栖独自坐在窗下发呆,他走?过去,轻轻拍了拍她肩,以?一副过来人的口?吻道,

“起先?会有?些难,过一段时日就好了。”

徐云栖回眸朝他露出个?笑容,“孙女明白的。”

她从不?叫人操心。

老爷子看着她眼底微闪的泪光,点了点头。

是夜,荀允和忙完公火急火燎回府,打算亲自给女儿?做上几个?小菜,哪知管家告诉他,徐云栖压根没回来,荀允和气得两眼发黑,拔腿上马就往城阳医馆赶,一进大厅,听得楼上传来老爷子笑声便沉着脸蹭蹭上楼。

他在角落里发现了徐云栖,

“云栖,你怎么?不?回家?”他走?过去问她,

徐云栖慢慢站起身。

老爷子见状挥挥手,示意胡掌柜等人下去,待无关人等离开,他方慢悠悠坐下来,与荀允和道,

“晴娘跟你分开了,我以?什么?身份去荀府住?荀羽呀,你让我和云栖自自在在过日子比什么?都强。”

荀允和一想到女儿?即将离京,何尝舍得,他没有?理会老爷子,而是拉着徐云栖一块坐下,握着她温软的手腕不?舍得放,

“囡囡,你先?回荆州,爹爹方才已着人回去置办院子,你们就在荆州开一家医馆,待爹爹将京城诸事安排妥当,就回来陪你。”

老爷子在一旁听了登时愣神?,“你这内阁首辅不?做了?”

荀允和看着女儿?回道,“不?做了,我这辈子都不?想再跟囡囡分开。”

他要亲自给她送嫁,护着她一生。

徐云栖默默看着他,鼻尖发酸。

那头的章老爷子听了反而满嘴嘲讽,“你早想明白不?就没事了吗,你若是肯听我的,安安分分在江陵当个?教书先?生,现在你跟晴娘怕是生了一箩筐孩子,云栖也?不?必跟着我风吹雨淋的。”

荀允和听了这话,呆了呆,竟是罕见没有?驳他。

可惜人不?经历困苦就不?能明白,平平淡淡守望一生才是世?间最大的幸福。

荀允和留下两个?人手护送徐云栖回荆州,临走?时告诉她,

“陛下的旨意大概明日就会下来。”

徐云栖“哦”了一声,什么?都没说。

这一夜又送来两个?重症患者,徐云栖终是打起精神?应对?,忙到半夜,就这么?浑浑噩噩睡下了,翌日清晨是医馆最忙碌的时候,住在这儿?,不?可能不?搭把手,等到午后徐云栖方闲下来。

老爷子坐在雅间亲自教授胡掌柜十三针的要诀,银杏正在哄一个?高热的孩子用膳,徐云栖忽然瞧见后院晒着的药盘翻了,独自下楼来,将那盘金银花给捡好。

楼上窗口?探出银杏半张笑脸,

“姑娘,包袱都收拾好了,胡掌柜说晚边有?一趟车队要回荆州,咱们正好搭车回去,一路也?有?个?照应。”

“哎……”徐云栖清清落落立在艳阳下,应了一声。

心里的空茫感更甚了。

要离开了吗?

她这一生一直在不?停地相遇,不?停地告别,她的脚步从来没有?迟疑过,这是第一次踟蹰。

金银花堆在盘子正中,徐云栖一点点将之拨开,层层叠叠的小黄花在艳阳下泛着清香,徐云栖摆弄一阵,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呼唤,

“云栖……”

徐云栖听到这道熟悉的嗓音,双肩颤了颤。

是幻觉吗?

大概是吧。

徐云栖继续手中活计。

这一次,他的嗓音更为清晰地传来,

“云栖。”仿佛在耳边响起。

徐云栖蓦地回眸,那道修长的白影矗立在院子正中,五颜六色的炽芒交织在他眸眼,衬得那张瓷白的俊脸瑰艳般炫目,徐云栖有?些不?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失声道,

“你怎么?来了?”

她虚虚拽了拽拳,有?些手足无措。

大约是察觉自己有?些失态,她很努力挤出一线笑容,尽量让声音如常平静,“用午膳了吗?”

裴沐珩静静望着她,一日不?见她像是瘦了些,眼下微有?些黑青,

是在医馆住的不?好吗?

还是饭菜不?合胃口??

他贪婪地看着那熟悉的面容,仿佛三年没见,舍不?得挪开眼,他还是克制着情绪,露出清隽的笑,“我是来送圣旨的。”

他往自己掌心指了指。

白皙的指尖正握着一道明黄圣旨。

徐云栖一怔,那一瞬忽然就有?泪意充滞眼眶,差点蓬勃而出,她不?习惯失态,忙垂下眸遮掩了下,僵硬地应了一声,“哦……”

他为什么?要亲自送来,喊个?小内使传旨不?就得了。

徐云栖这样狼狈地想。

“谢谢。”她保持着风度朝他伸出手,要那份和离的圣旨。

裴沐珩垂下眸,慢腾腾将圣旨一端搁在她掌心,徐云栖微微握住,两个?人视线都落在那道圣旨,谁也?没松手。

“云栖,我忽然在想,之前那段婚姻有?太多遗憾,我不?曾亲自与你求亲,不?曾接亲,不?曾洞房。”他哑声道。

徐云栖眼眶忽然窜出一阵潮气,她抑了抑,失笑道,“都过去了。”她抽动圣旨,裴沐珩第一下还没松开,那双漆黑的眸只一动不?动注视着她,“可我心里一直很难过,为此深深自责。”

徐云栖忽然之间不?知该说什么?,等他下次迎娶太子妃不?就可以?弥补了吗?可一想到他即将与另外?一个?女人白头偕老,徐云栖心里忽然压了颗石头般难受,她再次用力抽动圣旨。

裴沐珩这一下松了手。

徐云栖心底募的一空。

太阳西斜,冬阳将二人的影子拉的老长,其中一半交叠在斑驳的院墙,

“云栖……”隔着一步的距离,裴沐珩声线清冽地开口?,“现在你自由了。”

寒风拂过她发梢,些许碎发在鬓角处翻动,徐云栖眯了眯眼,自由吗?

想象中的如释重负好像并没有?出现。

“云栖有?选择婚姻的权利了。”他这样说,

徐云栖怔惘看着他,忽然想起赐婚那一日,本已订婚的她面对?突如其来的圣旨时的无奈,她慢慢点头,“是啊,你也?是。”

裴沐珩忽然笑了,眸眼含着初生般真挚的笑,“我的选择始终是云栖,那么?云栖你,愿意再嫁我一次吗?”

徐云栖笑容渐渐凝固,脸色登时就变了。

眼底的怔惘骤然消退,露出无比清澈明亮的眸色来,“你说什么??”

他不?是来送和离圣旨的吗?

他想清楚了吗?

那么?多世?家贵女不?要,还要来娶她?

裴沐珩眼神?无比坚定?,再次往前迈开一步,深邃的眸眼如漫天星海般倾垂,“云栖,你愿意嫁给我吗?没有?圣旨的压迫,真心实意地嫁给我,毫无顾虑地选择我一次?”

他眼神?亮度逼人,灼灼的似要戳破她面颊。

徐云栖喃喃看着他,脑海一片空白,人还没有?反应过来,嘴唇蠕动了一下,有?三个?字毫无预兆出了口?,

“我愿意……”

徐云栖说出这三字时,自个?儿?都愣住了。

这是她心底真正的声音吗?

难怪心里突突得难受,脚步灌了铅似的不?想离开。

裴沐珩察觉她嘴唇发出一点气音,微弱得辨别不?出。

“你说什么??”他紧张地问。

徐云栖眼睫轻轻颤动,开始认真审视他这句话,以?及这场声势浩大的婚姻。

她怕被宫墙束缚吗?

不?,在江湖为自由,在皇宫亦可彰显自由,心安即归处。

怕被宫墙束缚从来都不?是离开他的理由。

她从来都是自由的,当初接受那场赐婚是自由的,在熙王府的日日夜夜也?是自由的,她这个?人只要想做什么?,没有?人能够阻挡她,她总能用自己的方式达到目的。

真正强大的人从来不?会为外?物所束。

她已经背上行?囊了,眼前晃过的是他清润的眸眼,他柔软的唇瓣,他将她抵在梯子上肆无忌惮地亲吻,她才发现,她对?面前这个?男人无比熟悉,闭着眼都能描绘出他的轮廓,她知道他喜欢她轻轻咬他,喜欢她用指腹漫过他尖锐的喉结,喜欢她在情浓处咬着耳廓唤他夫君。

这一瞬的迟疑已经昭告了她的心思,内心深处压抑十五年的渴望也?随着那无声的三字翻腾而出,她渴望被爱,渴望爱,渴望坦然痛快地爱一个?人,渴望被爱牵绊,束缚,画地为牢。

泪意如同潺潺春水在眼眶晃动,徐云栖眼神?坚毅,一字一顿开口?,“我愿意。”

上一次他们被圣旨所束,磕磕碰碰开始一场并不?完美的婚姻,这一次他们无拘无束,只听从自己的内心,从头开始。

裴沐珩深深地捂了捂眼,放手是不?可能的,他甚至已做好在朝堂与江湖之间来回奔波的准备,而现在徐云栖答应了他,裴沐珩劫后余生般握住她,

“云栖,你不?要走?,我不?想你走?,我已当着你爹爹的面,当着文武百官承诺,这辈子只娶你荀云栖一人,我将在宫墙外?设国医馆,准你坐诊行?医,准你教授学徒,准你将十三针发扬光大,准你让天下没有?难看的病。”

他每说一字,徐云栖心便猛跳一下,终至心潮澎湃,她缺的是自由吗?不?,她缺的是一份没有?圣旨约束依然坚定?不?移的偏爱!

她含泪扑向他,双臂牢牢圈住他脖颈,埋在他怀里许诺,

“清予,我答应你,再也?不?离开你。”

裴沐珩心尖涌上后知后觉的酸楚,牢牢将她束缚在怀里,咬着牙问,“你说话算数?再也?不?提和离了?”

“说话算数!”

晚风将这四字吹扬在天地间,烙进他心里。

正文完

章老爷子舒舒服服坐在医馆二楼的太师椅,浑不?在意道,“傻孩子,没有?你就没有?云栖,有?这么?好的外?孙女承欢膝下是你对?我最大的孝顺,你过得好,我们爷俩就放心了。”

瞧瞧,永远是这一句话。

章晴娘心情复杂看着父亲和女儿?,二人一人坐一边,一模一样的神?态,如出一辙的语气。

是她永远介入不?了的默契。

章老爷子和徐云栖一般,凡事只看到旁人好的一面,不?会对?对?方有?过多的期待。

章晴娘咬牙问,“你们什么?时候走??”

章老爷子看一眼徐云栖,“等宫里旨意下来就走?,估摸就是这几日吧。”

章晴娘捂着嘴哭出声来,老爷子又是一番安慰,好在这样的场景对?于彼此来说已经司空见惯,章晴娘很快又稳住了,跟着徐科回了徐府。

银杏收拾屋子去了,老爷子被胡掌柜请去楼下喝茶叙旧,徐云栖独自一人坐在窗边,有?小药童递一杯茶给她,她接在手中,烫而不?自知,窗外?人潮汹涌,有?人抱着孩子在买冰糖葫芦,有?人挑着货担走?门串户,还有?人唱着不?知名的山歌在街上游荡。

她五内空空。

思绪被一种莫名的酸楚侵占,她这是怎么?了?

这才离开多久,就不?适应了吗?

到底是同床共枕一年多,一时难以?接受也?寻常,她这样跟自己说。

就在这时,两位女药童扶着一妇人上了楼来,“徐娘子,这里有?位婶婶腹痛三日了,您给她瞧瞧。”

徐云栖愣了愣,僵硬地转过身来,看着那妇人神?色痛苦地**着,迟疑地应了一声,“欸,我就这来……”

刚站起身,那头银杏从西屋迈出来,接过话,“姑娘歇着吧,我去帮忙便是。”银杏与她一起长大,何时见徐云栖魂不?守舍过,明白她心里难过,

她将一块热帕子递给徐云栖,徐云栖木木地接过,看着银杏代替她进入雅间。

明明上回哭哭嘤嘤的那个?人是银杏,明明上回她毫不?犹豫一丝不?苟地投入了诊治中。

徐云栖纤指摁着头额,望着窗外?沉默良久。

这一刻,她突然觉得自己像是一个?背叛者。

他一定?很难过吧,也?一定?会恨她吧。

罢了,很快就会有?新的妃子入宫,他对?她这点情愫也?终将淹没在那一声声娇吟燕语中。

老爷子上来歇息,瞧见徐云栖独自坐在窗下发呆,他走?过去,轻轻拍了拍她肩,以?一副过来人的口?吻道,

“起先?会有?些难,过一段时日就好了。”

徐云栖回眸朝他露出个?笑容,“孙女明白的。”

她从不?叫人操心。

老爷子看着她眼底微闪的泪光,点了点头。

是夜,荀允和忙完公火急火燎回府,打算亲自给女儿?做上几个?小菜,哪知管家告诉他,徐云栖压根没回来,荀允和气得两眼发黑,拔腿上马就往城阳医馆赶,一进大厅,听得楼上传来老爷子笑声便沉着脸蹭蹭上楼。

他在角落里发现了徐云栖,

“云栖,你怎么?不?回家?”他走?过去问她,

徐云栖慢慢站起身。

老爷子见状挥挥手,示意胡掌柜等人下去,待无关人等离开,他方慢悠悠坐下来,与荀允和道,

“晴娘跟你分开了,我以?什么?身份去荀府住?荀羽呀,你让我和云栖自自在在过日子比什么?都强。”

荀允和一想到女儿?即将离京,何尝舍得,他没有?理会老爷子,而是拉着徐云栖一块坐下,握着她温软的手腕不?舍得放,

“囡囡,你先?回荆州,爹爹方才已着人回去置办院子,你们就在荆州开一家医馆,待爹爹将京城诸事安排妥当,就回来陪你。”

老爷子在一旁听了登时愣神?,“你这内阁首辅不?做了?”

荀允和看着女儿?回道,“不?做了,我这辈子都不?想再跟囡囡分开。”

他要亲自给她送嫁,护着她一生。

徐云栖默默看着他,鼻尖发酸。

那头的章老爷子听了反而满嘴嘲讽,“你早想明白不?就没事了吗,你若是肯听我的,安安分分在江陵当个?教书先?生,现在你跟晴娘怕是生了一箩筐孩子,云栖也?不?必跟着我风吹雨淋的。”